_杯雪无

乱世真情(一)

本文是二战背景,林迪尔——纳粹上尉

                            索伦——元首希特:勒的私人秘书 

                            萨鲁曼——盖世太保中的希姆莱

                            埃尔隆德——纳粹高级军官,盟军卧底

                            瑟兰迪尔——纳粹高级军官,盟军卧底


注意!:本文主cpSauronxLindir,cp极其猎奇,不适者请退散,以及,关于二战纳粹的好多细节我不是很清楚好多瞎编,欢迎指正和容忍。一下正文~~~~


乱世真情(二战au)

细密的雨丝悄无声息的停下了脚步。


一如它悄无声息的开始。


细雨潇潇,仿佛惧怕打破这都市的安静。


一如死亡前奏的安静。


秋雨绵绵,不曾洗刷掉这城市的污秽,反而给灰白的建筑物平添一丝忧伤。


建筑流下几行清泪,落于地面形成众多大大小小的水洼。与地面残存的水晶玻璃碎片(1)一起,折射出天气的阴暗,这城市的破败。似乎在控诉着这座城市的冷漠和罪孽。


街角的一家酒庄门被打开,调皮的冷风奏响风铃,打破了这城市死一样的寂静。林迪尔怀抱着几瓶包装精美的红酒从酒庄闪身出来。系紧浅灰色的大衣,遮挡住裁剪合身的军服,压低帽檐,然后加快脚步,消失在狭窄阴暗的巷道之中。街角,一只刚睡醒午觉的黑猫,跟上了林迪尔的脚步。


林迪尔,总参勤务上校埃尔隆德的机要秘书。而这个酒庄,是一个与盟军秘密联络点。林迪尔此行是为了送一份重要的获救名单,怀中的红酒既是掩护又是信物。现下刚过正午,林迪尔要赶在午休结束前回到军部,以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曲折的巷道是通往军部最近的道路,当林迪尔迈出巷道之时,他看见了街角那辆黑车,不由的停顿了一下。


别人不认识那车,林迪尔认识,那是盖世太保的军车。而这辆军车,恰恰就停在他回军部的必经之路上。


盖世太保?他们为何会在这里?难道自己的行踪引起了怀疑?还是,他们已经开始怀疑埃尔隆德大人了?林迪尔一时想不出答案,只能迅速转身,压低帽檐,走向另一条通向军部的小道。当然,林迪尔不知道,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军车上的老者嘴角展现一个狡猾的笑:鱼儿进网了,收网吧。


林迪尔觉得今天一定是见鬼了。为什么每一条他赶回军部的路上都会有盖世太保的车!林迪尔走在自己所知最后一条小路上,还好,巷口并没有什么可疑的车。正在林迪尔轻松的呼出一口气的时候,一辆陌生的黑车停在了他面前…


车上下来两个男人,身材高大,满身酒气,双眼被酒精刺激的通红。两人拦在林迪尔面前,暧昧的笑着:美人…这么急要去哪里呀?你看下午阳光这么好~跟我们去个好玩的地方找找乐子怎么样呀~美人~~~


林迪尔默默翻了个白眼,真是,午休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这样下去,会更麻烦的。林迪尔转身欲走,不成想一个男人居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别那么狠心么,美人,我们是真诚邀请你的,这年月,能找你这么个美人可不容易呀~另一个男人则准备将林迪尔塞进车里。只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发现,林迪尔的左手上,多了一把手枪。


几乎是在一瞬间,抓住林迪尔胳膊的男人倒了下去,太阳穴上的伤口还在不住的渗血,而另一个男人还没有看清林迪尔的动作,就同样中枪倒了下去。林迪尔俯下身,看着驾驶座上手忙脚乱准备发动汽车的司机莞尔一笑,然后一颗子弹,无情的穿过司机的头部。


林迪尔慢条斯理的清理着手上的火药痕迹,反正已经迟到了,林迪尔并不打算急急忙忙的赶回去了。厌恶的踢了踢身边的死尸,别看林迪尔平素温和,他最讨厌别人叫他美人,而且,林迪尔的枪法出奇的好,所以,所有试图调戏他的人最后几乎都一个下场,死在林迪尔的枪口下。


悠闲地走回军部,林迪尔却呆立当场,军部门前,盖世太保总指挥正悠闲地吐着烟圈,微笑着看着刚刚回来的林迪尔。


“萨鲁曼大人………今日……埃尔隆德上校不在,您…有什么事么?”林迪尔决定装傻到底。


“不,我不找埃尔隆德,林迪尔上尉果然是后生可畏呀,这么年轻,枪法居然这么好。杀我队员的手法干净利落,而且,居然刚杀了人还这么悠闲?”


“萨鲁曼大人”林迪尔微笑“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刚刚趁着午休去帮埃尔隆德上校买酒。”


“买酒?这等小事还要你亲自去?你这秘书果然当的尽心,无怪乎你能这么干净的杀了三个人,一个活口也没留。不过…”这枪口倒是特别,勃朗宁特制,以精巧著名…我没记错的话…只有你有一把?是不是?林迪尔上尉?


这老狐狸怎么连这也知道!林迪尔眼看装不下去了,只能承认。“哦,您说那三个图谋不会的酒徒?他们居然是您的队员?萨鲁曼大人,您纵容队员在工作期间饮酒滋事,这可有损盖世太保的形象您那不应该都是精英么?”


“林迪尔上尉,你杀人在先,还轮不到你来质问我管教不严吧…更何况……”萨鲁曼故意停顿,“有人揭发您暗通盟军,背叛党国,对不起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询问的语气却没有选择的余地,林迪尔猛然感觉一把枪抵在了自己的后腰,随即两个身着盖世太保军服的人左右架住林迪尔,将他塞进车里,渐渐的,驶离军部。


萨鲁曼但是一脸自在:“呵呵,林迪尔果然是个好棋子,能一下钓出两条大雨,这可能是今年最值的买卖了。”


(1):暗指纳粹发动的水晶之夜事件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