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杯雪无

乱世真情(二)

乱世真情(二)

一桶冷水当头浇下,将林迪尔的意识从混沌中扯了出来。

用力晃了晃脑袋试图摆脱那种仿若从高空堕落的眩晕感。

只是睁开双眼林迪尔便将现状囊括眼底。


一个并不大的空间,4周的玻璃墙使得林迪尔无法估算出这片空间的具体面积。


并非是4面光滑平整的镜面,而是仿佛是将镜面打碎,又重新拼装起来一样,各种不规则的碎片,拼凑出一个密闭的空间。


身上的军装早就被剥去,赤裸的被吊在应该是房间中间的位置。


又用力摇了摇脑袋,意识渐渐归拢。


自己回军部的路上被拦截,被带到这里。最开始的自己,根本没有承认叛国罪,而且,忍受了无休止的殴打。想到这,林迪尔舔了舔淤青的嘴角。


然后就是萨鲁曼大人的亲审,萨鲁曼狞笑着拆开自己怀中酒的包装,那包装纸背面,赫然就是自己送去的那份名单。


被算计了。这是林迪尔第一反应。


之后所有的线索都连起来了,为什么今天酒庄的小女招待会魂不守舍,眼神躲躲闪闪?为什么今天每一条小路都会有盖世太保把守?为什么唯一一条没有把守的小路上会出现企图调戏自己的酒徒?为什么自己杀了人以后萨鲁曼那么快就会找上门来问罪。


联络站出了叛徒,而今天的一切,都是被算计好的,林迪尔自嘲的笑笑,一向算计别人的林迪尔上尉也会被盖世太保算计成这样……太丢人了。


而眼下,他们把自己带到这里,是想让自己供出些什么呢?自己明明已经独自扛下了所有的罪名,林迪尔想不通,只能想,自己还能在这种折磨中坚持多久。


然而盖世太保并没有给林迪尔过多的思考时间右侧一小块菱形的玻璃移开,下一秒从缺口处伸出的高压水枪喷射而出的水柱裹携着冰冷的寒意撞上林迪尔赤裸的身体,惨叫声随之而来。


这并不是结束,第二块玻璃移开,第三块,第四块……被数个高压水枪同时击中的林迪尔熬过最开始的痛楚后,被击中的那一小片反而因为水枪过低的温度而麻木,暂时感受不到痛楚。


身为军人的林迪尔自然清楚,这只是开始,当体温开始回升,麻木的神经再次运作的时候,累计起来的痛处一起爆发而出时才是最难熬的时候。


水枪的喷射并没有持续多久,几分钟以后一切又回归原样。


而就这几分钟,体温骤降的林迪尔嘴唇已经隐隐发紫,微微打颤的牙关,依附在身上的水珠一点点汇聚,滑落。


“啧啧,真是个尤物,如果在我年轻的时候碰到这么可口的,恐怕也要下手了。”在房间的另一边, 萨鲁曼手中抱着一杯热咖啡,蒸汽升腾而上,渐渐消散在空气之中。

咔嚓一声,门被打开,走进来的甘道夫淡淡的扫了一眼兴致勃勃的萨鲁曼,居然有点小小的不爽,“军部已经开始要人了,你这边怎么样了。”

“还在榨干体力的阶段,要套出话还得几天,你们那边能拖多久。”

“居然还要几天,哼。”甘道夫在房间内找了个椅子做下,“军部不是问题,而且还是他先动手伤了我们的人,当心不要留下太明显的外伤就行了。”

“你也别太小瞧他,年纪轻轻就做在了上尉的位置上,怎么说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仔细看他的手臂还有腰腹,明显在下意识节约体力,能在几天以内套出话来已经不错了。毕竟不能留下严重的外伤不是么。”

“尽快把,如果希/特/勒那边的人也插手,就不好办了,”

“再快点就要下点猛料了,我可不能保证他离开以后心理还能恢复过来。”

“放手去做,如果真能拿到确凿的证据,弄死了也没事。这么小的年纪就锋芒毕露,注定要成为利益的牺牲品的,区别只不过是折在谁手里而已。”

“好吧,既然随便我怎么折腾,那你有兴趣留下来看看我怎么毁了他么。”


水枪停下以后,林迪尔开始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只是对方似乎是觉得依靠林迪尔自身体温回升的速度太慢,原本几块较大的镜面移开后露出了藏在后面的强光灯,强光灯一盏盏打开,被镜面再次反射以后变得更加刺眼,随着灯光的直射,整个小空间里的温度也不断上升。


突如其来的强光打乱了林迪尔的计划,体温不受控制开始上升,原本已经冻麻了的手脚随着血液加速的流动变得刺痛,难以控制。相比起四肢的刺痛,更难以忍受的是被水枪直接命中的地方,一阵阵钝痛不断刺激着神经。


被强烈的灯光逼的无法睁开双眼,即使隔着眼皮依旧能感受到光线的刺眼,随着温度的上升,体内的水分也被一点点榨出来,林迪尔咬紧牙关,不让呻吟声脱口而出,难耐的动了动手腕,只换的铁链哗啦啦的声响,仿若嘲笑他的弱小。


接下来的事情似乎更加简单了,水枪,强光,水枪 强光,如此反复数次,随滚下身体的水珠一起流逝的,便是体力。


评论(3)

热度(7)